近两日回家办事,有一个很简单的场景,需要开车跟着车队,从A到B,而且每个人都知道路线。

然而一辆车走错之后,后续的车辆都在犹豫摇摆下跟向了错误的道路。

另外有一处非常有意思的现象,越靠后的车辆,拐向错误的道路越干脆,越坦然。

人一到群体中,智商就严重降低,为了获得认同,个体愿意抛弃是非,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--《乌合之众》

这也是人类进化带来基因”缺陷“,毕竟人是群居性动物,群体对你的看法,关系到你能否获得食物,能否生存。这是刻在血脉里的本能。

所以,读《无为而治》之后,有一个念头欲发强烈,那就是乌合之众与有战斗力的组织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,能否通过合理的组织规范,克服人的感性,增强纪律性

人们喜欢将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战士,称为人类轻步兵的巅峰。这群最可爱的人,受教育程序并不高,能识字的都不多。然而他们大范围分割穿插后,还能再由散而聚,实现对敌的分割包围。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要干什么,而不是随大流的盲从。这中间,组织的纪律性是最关键的。所以国外的军校课程再怎么分析志愿军战士的战术,有一项东西他们肯定学不来,那就是基层党组织(笑)。

所以,如何建立一个有纪律性的,能自发良好运转的有战斗力的组织。就是一个管理者的主要职责了,也是无为而治的关键。

这种组织的一个特点是,离开谁都能玩得转。也就是任正非说的,不需要英雄的意思。

无论是国,还是家,还是公司企业。都需要有一套行之有效的体系,来作为正常运转的架构和骨骼。古人讲礼,重要性能位列六部。一些我们现在觉得是封建糟粕的东西比如三从四德,七出之条,祭祀流程,冠婚之事。本质上都是建立一套框架体系,使社会行事有纪律性。所以,当社会出现较大的社会矛盾或割裂现象,那一定是这一套框架体系在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。比如现在的天价彩礼悔恨与高房价导致烂尾,就是已有的规则不能适应新的社会现象引起的,这就是管理者的责任。

放在公司里也一样,管理者需要动态调整组织规则,建立组织文化,使组织能积极向上,贴合着企业的发展方向,如水般自发运转。每个人都各居其位,各司其职,这或许是管理的最高成就了吧,毕竟“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。

标签: 华为, 无为而治, 管理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