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ylanXing 发布的文章

最近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。
人本质上是基因的奴隶。人的所有行为,产生的不同结果,早已在暗中被基因框定了范围。人类社会的下限和上限,每个个体的下限和上限,所有称之为工作或者生活,事业或者成就的下限和上限,都被基因所限制。
人们为跑进百米10秒而欢呼,因为这些勇士迫近了基因的上限。当然,我能无限迫近基因的下限,因为我喜欢躺平。
我们所有的行为都受基因驱动,尤其是一些本能。这些保留在基因里的本能,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礼物。但福祸相倚,总会有些副作用。
比如,我们在公众面前讲话会感到紧张。因为被很多眼睛盯着,是远古时期被狩猎时的状态,想象着自己被狼群围着。
比如,我们在公众面前紧张时,手心出汗是为了增加摩擦力好握紧棍棒或者方便抛掷石块。而心跳加快则是增加氧气到各器官,使反应灵敏,跳得更高,跑得更快。
比如,我们在公众面前讲话时,会想走来走去,晃来晃去。其实是身体下意识地想逃离。(感谢凤仪老师)
此类,还有非常多的有趣的解读。有的是我在书中读来,有的是我自己思考总结的。
比如,为什么女性会更喜欢逛街,男性更喜欢看球。
比如,我们为什么会有美与丑的概念。
比如,我们为什么听到一些摩擦的声音会难受的起鸡皮疙瘩,又为什么听到音乐会觉得轻松和舒适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,温和的声音将会变得刺耳
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,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
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,赞扬的不够卖力将会是一种罪行
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,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

- 阅读剩余部分 -